【夏雷阵阵冬雨雪】(时代孽缘)(01)【作者:艾木帝】   乱伦小说 
字数:70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夏至,风雨初作

  今年南方的夏夜特别的潮热,即使在房间里打着空调,还是凉爽不了人们闷热的心情。

  J城,一个魔都旁的三线小城市,虽然靠近魔都的新区正大力地建设着高楼大厦,但市中心的住宅区大多还保留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样式,四五层楼,灰色水泥外墙,30到60平米的隔间,没有电梯,显得破旧、落后。

  这是一个靠近新开发区的老式住宅区,大多租给了来长三角淘金的外地人,小区深处的一栋五层楼房,靠着小区最里面的围墙,围墙外便是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山丘,楼房外墙爬满了爬山虎,显得格外僻静。只有知了在树上疯狂地叫唤着,仿佛要把生命中每一丝精力都要叫喊出来。

  楼房里零零散散居住了几户租户,户主大多搬到了新区的高楼大厦,而这栋楼虽然已经装了门禁,但还是过于偏僻,不受租户欢迎,所以入住率一直不高。
  五层的最左侧的一间房间此时正亮着温馨的灯光。

  女人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轻轻地对着面前的黑胖少年说:

  「小哥儿,你是第一次么……来吗?」么字很轻,但稍微拖了一下,不仔细听听不出来。

  廖冬梅今年32岁,目前是一个自负盈亏的个体性工作者,俗称楼凤。她曾在南方大城深城的娱乐城做过多年小姐,后来由于深城附近DG扫黄运动,她觉得情况不妙,便跑到魔都旁边的J城租了一个小单位做起了楼凤。

  廖冬梅是一个身材高大,体型丰腴的女人,身高有170,体重有130多斤,穿上高跟,比一般男性都显得高大。并且,廖冬梅一头齐肩短发,长相五官比较普通,只能说是端端正正,白净,略带点婴儿肥,虽然不算丑,但实在比不上现今流行的网红脸勾人,所以廖冬梅的楼凤生意并不是特别好。但她也有两桩好处,一是高大丰腴身材带来的丰乳肥臀,那一对时刻颤动的奶子足有37G那么大,所以深受一些巨乳爱好者的喜欢,二是多年迎来送去的生涯锻炼了她一身的大保健技巧,这也拉拢了很多回头客。于是,廖冬梅的楼凤生意,虽说不是特别红火,但也算衣食无忧,略有盈余。

  「我,我是东哥介绍来的……我叫张……大虎……」黑胖少年声音颤抖,黝黑的脸透着红,显得格外紧张。

  「格格……,别紧张,叫我梅姐好了」

  廖冬梅经验丰富,一看少年这幅样子,就知道是熟客介绍过来破处男之身的。
  东哥是附近工地的一个包工头,是她多年熟客,早在深城他们就认识,廖冬梅之所以来J城,也是听东哥介绍,J城租金便宜,但是由于离魔都近,正在大搞建设,大批人口涌入,正是做她们这种生意的好地方。

  建筑工地是一个阳盛阴衰的地方,长年累月的性压抑必须要有一个宣泄的地方。前些年大多数建筑工人会在街头找流萤或者小理发店解决,但这几年建筑业工资越来越高,一些工人也会去稍微高档点的地方解决生理需求。

  东哥作为一个小包工头,生意经不算很精,挣钱不是很厉害,但是为人讲义气,从家乡带了很多子侄兄弟出来,在魔都附近建筑工地小有名气,人脉很广。他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每次从家乡带出来一个小年轻后,在工地工作半年后,如果能得到他认可,他便会出钱让小年轻去找外卖破个处,按他的讲法叫长大成人。看来这张大虎也是东哥带出来的家乡人。

  廖冬梅缓缓走近张大虎,拉着他坐在一张无背转椅上,把着他的头轻轻地靠在自己高耸的乳房上,双手并拢食指中指搭在张大虎头两侧太阳穴上,缓慢地有节奏地按着。

  廖冬梅这时只穿着一件丝绸睡衣,紫红色的双珠若隐若现。张大虎靠在她胸脯上时,那丰腴地触感、撩人的体温、从未闻过的女人气味透过那薄若无物的丝绸冲击着张大虎的五感。张大虎觉得全身僵硬,特别是下体,更是张大虎有生以来未有的铁硬,让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坏了。

  「闭眼,把一切交给姐吧,虎弟弟,呵……」

  廖冬梅感受到了眼前少年的僵硬,想了想,把灯光调暗,然后放了一首舒缓的纯音乐,嘴里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曲,继续在少年身上施展她按摩的绝技。
  从太阳穴渐渐往下,脖子、肩膀、胸肌、大腿、小腿,少年的衣物一件件被褪去,黑胖少年的裸体展现在了见多识广的廖冬梅眼前。

  「啧!」廖冬梅暗中称奇。

  黑胖少年张大虎身高一米七二左右,体重却有一百六十来斤,一身黝黑的皮肤油光发亮,显是在工地没少晒太阳。黑胖黑胖的张大虎却一点也不丑,五官清秀,略带文气,要不是黝黑的皮肤和壮硕的体型,他出道去混个小鲜肉团也不为过。脱光衣服的张大虎是惊人的,长年的重体力劳动让他肌肉及其发达,手臂大腿的肌肉远较常人粗壮,胸肌发达,小腹虽有一层浮肉,但八块腹肌隐约可见,全身仿佛有一种爆炸性的力量时刻准备着爆发。少年其实不是胖,是壮,而且很壮。

  「来,跟姐去洗洗,姐让你长大成人哈。」

  张大虎跟着廖冬梅来到了浴室,这是老房子书房改的,原来卫生间显然太小,不适合做皮肉生意,所以廖冬梅搬进来以后大改了下,将浴缸放进了这个八平方的房间,并在浴缸一侧放了一张一米五乘两米的气垫床,进门处做了高高的挡水条,原来的窗户也用了外部看不见的防透光玻璃。幸亏防水和排水工程做的不错,廖冬梅至今没碰到楼下和隔壁投诉这种老房子常见的漏水问题。

  廖冬梅让张大虎躺进浴缸,这时候浴缸的水早已放好,温度调得正好,37度左右,张大虎躺进去顿觉全身放松,一天的暑意立去。接着廖冬梅脱掉丝绸睡衣,里面竟然一丝不挂,连内裤也没有。只见她晃着那两颗木瓜似的巨乳,颤颤地就在张大虎对面坐下。张大虎这时候全副精神已经被那波涛汹涌和女人下体神秘的三角吸引住了,一点也没注意女人坐下来时那浴缸已经不停地往外溢水。
  「虎子!小兄弟我叫你虎子,好吗?」女人一把抓住少年那高高耸起的下体。
  「好,好的……我妈就叫我虎子……」少年呢喃着,这时候已经完全被女人掌控着了。

  「那好……,虎子,能告诉姐,你今年几岁了吗」女人灵活的手指从各个角度搓洗揉捏着少年的阴茎。

  「十六,不,我十八岁了。」少年只觉得下体有一团火,正烧的越来越烈。
  「真好!好年轻啊。」女人非常轻地在嘴角嘀咕了一句,少年没听清楚。
  「乖乖躺着,姐让你好好爽一下。」女人分开少年的双腿,弯腰低头,一口含住了少年的尘根,两手各托着一颗睾丸,轻轻地揉捏着。

  这时候廖冬梅已经发现了张大虎阳物的不凡之处。她也算见多识广,少年的阳物勃起时大概只有十四公分左右,两指多宽,实在算不上粗长,只能说是在东方人平均水准线上。但是形状却很独特,没割过包皮,但勃起后包皮自动退到蘑菇头菇帽后,龟头远较常人尖锐,勃起后蘑菇头足有六七公分长,仿佛标枪头,又像章鱼的脑袋。虽然阴茎只有常人水准,但是少年阳物的双丸却是超人水平,鹅蛋般大小,垂下的子孙袋长度更接近勃起阴茎的长度,并且在女人按摩少年子孙袋的时候,已经赫然发现阴茎根部硕大健壮,仿佛少年勃起的阳物只是冰山露在海面的一角。

  女人用舌头不断吮吸着少年高高翘起的阳物,在那特异的蘑菇头四周打着圈,并不时地把少年的阳物深深含入。少年的阳物的气味并不难闻,这在建筑工人中比较少见,显然少年是一个比较爱干净的孩子。女人对这点很满意,否则平时口活随便做几下应付一下就得了,哪会像今天对着这少年使出了全副功力。

  女人的口活其实不算厉害,毕竟没经过专业训练,最起码她是不会深喉技巧的。而且对女人来说,口活只是给男人享乐,女人是没什么快感的。但是今天女人给少年口活时,她惊讶地发现自己似乎学会了深喉。当她深深含入少年阳物时,那尖锐的蘑菇头仿佛自动冲到了她喉咙的深处,卡住了软骨,让她有些窒息。蘑菇头的撞击,火热的触感,蓬勃的跳动,让她不断产生奇怪的感受:是呕吐感?是吞咽感?是口渴?亦或是一种进食感?这种种感受让女人产生一种奇怪的从未感受过的快感,让她沉迷于给少年阳物的口活动作。平时一般只做三分钟的口活今天都快做了半小时了还没停止。

  洗澡水已经有点凉意,但两人都浑然不知。张大虎快忍不住,曾经有过梦遗,也用五指娘打过飞机,但是从没有过今天这般的刺激。张大虎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姐……,梅姐……,我……」张大虎轻轻唤着,双手抱着女人的头部。女人这时已经发现少年的情况,少年的根部在女人的手中膨胀,搏动,要爆发了。女人皱了下眉头,却依然紧紧含住少年的阳物,蘑菇头深深的进去了女人的喉咙,突然蘑菇头膨胀、跃动,女人在这一瞬间突然感觉少年的阳物似乎在不断膨胀,不仅喉咙被塞得满满的,软骨被打开到最大,连嘴巴也被突然壮大的阳物根部塞得差点要下巴脱臼。少年滚烫的精液一抽一抽地发射中,足足持续二十几秒,把女人的胃填得满满得,甚至从嘴角满溢出来。女人从业多年,做口活一般是让射到外面,但也不是头一回喝男人精液,不过这次却是头一回喝精液喝到了饱。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吞咽这些腥臭的精液本来是件好恶心的事情,但是这次吃了少年这么多精液,女人却没有恶心感,反而觉得胃暖暖的,有种满足感。难道是童子精的缘故,女人自嘲道。

  发射完毕的张大虎有种得道成仙的感觉,这是长大吗,感觉好爽,比自己打飞机爽多了。张大虎的小兄弟心满意足地低头了,但还是好大一坨。女人略微撩拨一下,立马又精神起来,仿佛说,我还能再战三百回合。

  「起来,姐给你冲下。」廖冬梅拉着张大虎起来,给他全身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打了沐浴液,连屁股缝也没放过,然后用花洒给少年冲干净。然后给自己洗了下,便拉着少年躺在旁边的气垫床上。

  女人让少年仰躺着,然后用双手从旁边脸盆里接了润滑液,不断涂抹在少年和自己的身上,特别是她那对木瓜般的巨乳更是打满了乳液。

  「梅姐,你在干嘛?」

  「姐让你尝试一下姐的独门绝技——霸王胸推,这可是姐给你免费做的啊。」
  说罢,女人俯身在少年身上,那颤颤的双乳顿时在少年身上压平,然后前后滑动,左右晃动,少年只觉得一口凉气升起,女人的双珠在摩擦滑动中越来越大,越来越硬,给少年的肌肤带来阵阵奇妙的触感。然后,女人吐出雀舌,从少年脖子开始往下舔舐,锁骨,乳头,腹肌,边舔边说,

  「知道吗……无论男人女人……这种舌技都能恰到好处地……火上加油……以后……要你给梅姐服务啊……」

  是不是火上加油张大虎不知道,但是很显然他身上的那团火正熊熊燃烧。
  女人给自己茂盛的黑森林打了乳液,开始用自己的嫩逼摩擦少年粗壮的大腿。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这一阵摩擦,少年倒还没什么,女人却被自己弄得淫水四溢。然后又用膝盖弯给少年打了一会飞机,但是很显然,射过一次的少年,虽然此时欲火中烧,但已不是女人这些伎俩可以搞定的。那高高翘起的阴茎似乎变得更粗更长,龟头后粗筋缠绕,显得越发峥嵘。但此时女人已经注意不到这点了。

  「我们到床上去吧……」

  女人话音未落,只见少年一个起身,连带把女人也抱起来了,显然少年已经迫不及待了。女人吃吃的笑了,两人简单冲洗了下,还没等完全擦干,少年抱着女人直奔卧室。黑壮少年抱着跟他身高相差不大的女人,毫不费力,真是强壮。
  说是卧室,其实只有在地上铺了一张两米的席梦思。房间里除了一个简易衣柜和一张落地镜就别无他物了。但少年这时已经无暇观察环境,把女人往席梦思上一扔,就直愣愣分开女人双腿,挺着高挺的下体往前撞去,可是弄了半天找不到路径。

  「格格,还是让我来吧,虎子兄弟。」

  女人转身轻轻地把少年推倒在床,然后一手把着少年的阳物,

  「首先给你的小兄弟上个套……」

  「不要了,梅姐……」

  「嗯?」

  虽然少见,还是有一些客人不喜欢带套,但出于保护的角度,廖冬梅一般都是劝客人带套。女人皱了皱眉头,不过看着少年欲言又止的窘迫态度,女人心一软,一个处男怕啥。

  少年看女人没有别的意见,顿时松了一口气,曾经在打飞机时试着带过套套,但连续涨破好几个套套后,他对套套这东西产生了抵触感。他其实不明白,由于他那奇异的阳物,这辈子可能很难找到合适尺寸的套套了。

  女人一手分开自己的溪谷,缓缓地坐了下来。

  少年这时才看清女人的神秘三角,那茂密的黑森林深处是蝴蝶般展开的溪谷,外表面有点发黑,内里却还是鲜嫩红润,隐隐透着水光。这就是女人的宝贝啊,少年惊叹道。

  女人刚把少年的阳物纳入体内,少年就开始不由自主地疯狂地往上挺腰。
  「先慢点……慢点……」

  女人慌忙用双手按住少年胸膛,抖动翘臀,想配合少年起伏的频率。但是好深啊!女人不是缺乏经验的少女,反而是身经百战,见识过无数长的短的粗的细的话儿,但从没见识过少年这一款——

  那尖锐的蘑菇头不断开拓女人甬道的深处,每一次抽插都牵动甬道四周的嫩肉,那缠绕的粗筋和陡然变粗的根部不断撑开溪谷的洞口,摩擦着那敏感的玉珠——

  女人其实不是水多的那一款,虽然做着皮肉生意,但是日常缺水的时候便会借助润滑油,毕竟不是每一个男人都会撩起女人的快感——

  但是这次少年简单地抽插却让女人汁液横流,是的,简单,但是高频率——
  好深,女人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少年那奇异的阳物在她体内不断地深入,像钻头一样开凿着她——

  到底了,那尖锐的蘑菇头正不断撞击着子宫颈,仿佛还想开拓出一条道来——

  真是一条神奇的阳物,女人感到这话儿在她体内变粗变长,填满了她溪谷的每一寸空间,还在不断地扩张着搏动着。

  少年一边挺动着,一边无师自通地用双手把握住了女人的双乳——用力揉捏、拉扯,丰腴的乳肉在少年手中变幻着性状,捻动那紫红色的乳珠,少年仿佛找到了新的玩具。

  少年一个挺身,坐了起来,抱住女人的肥臀向上一下一下地抛掷,每一次下来都给女人甬道一个重击。女人觉得自己就像狂风暴雨海上一条随浪起伏的帆船,生死已经不由自主了。真是激烈的性爱啊,即使打着空调,纠缠的男女还是满身大汗,但此时两人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少年迷恋般吮吸着女人的双乳,深深含入乳头,用牙齿轻咬,用舌头吮吸舔舐,吸了左乳换右乳,一会又换了回来,似乎要从女人那高耸的双乳获取汁液。
  少年用这个姿势操弄了女人十几分钟,感觉不给力,一个翻身,便把女人压倒在床上,然后开始打桩。是的,打桩,少年仿佛回到了工地,正不断地将自己的子孙根打入女人甬道的深处,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女人这时候已经没有反手之力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激烈的性爱。平时的话,她还会叫唤几声给男人助下性,但这时她已经无力叫唤,只能呢喃着躺在那里随黑壮少年折腾。

  蘑菇头和子宫颈的撞击越加猛烈。照常理,这种猛烈的撞击会给女人娇嫩的子宫颈带来剧烈的疼痛。但是那奇怪的阳物仿佛会分泌什么物质一样,此时的女人只感觉到又酥又麻,下身被填满,一种奇怪的快感充斥着全身。

  女人全身颤抖,她高潮了,奔涌的汁液沿着阳物的粗筋打湿了男女双方的森林,更打湿了床垫,但更多的汁液被少年越发粗壮的阳物堵在了甬道深处。少年没有因为女人的高潮停止自己的抽插,反而动得更起劲了,女人的高潮带给少年更多的成就感。还要更多!

  女人往往没有从上一个高潮走出,就被少年带入了下一个高潮。一浪高过一浪,女人的高潮来得越来越快。女人的子宫颈已经快没有感觉,少年标枪似的龟头已经打开女人深处的大门,深入到了女人的子宫。

  女人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我竟然被这个少年操进了子宫!!!除了十几年前生育女儿之外,这个地方从没被外物侵入过,怎么可能呢?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被阳物侵入。女人张大了嘴,剧烈地呼吸着,两眼茫然地望着少年。

  少年没有注意,继续激烈地抽插着,他要把自己胸中那团熊熊燃烧的火发泄出来。少年奇异的阳物还在继续变长变粗,蘑菇头进入女人子宫后,卡住了子宫颈,然后开始膨胀律动,前后抽插,不断地伸缩,甚至在女人的肚皮处,可以隐约看到那活动的蘑菇头模样。

  女人感觉自己的胃被顶到了,感觉自己的心脏被顶到了,神啊,在这一刻少年就是她的主宰,自己全身已经被少年激烈的性爱所征服。

  在女人第七次高潮时,保持这个姿势抽插了一个多小时的少年也到了紧要关头。但女人已经没有其他反应了,紧抱着少年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脯上,手指紧抓少年黑硬的头发,脖子上青筋冒起,齐肩短发早已被汗水浸湿,凌乱地散在四周,小口微张,像脱水的鱼一样紧促地呼吸着,两眼翻白,全身颤动,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性爱是这么累人的一项运动。

  少年的阳物越发壮硕绵长,膨胀律动,塞满女人甬道的每一寸空间,壮硕的根部把女人的溪谷入口撑开到婴儿脑袋那么大,甚至深入到女人子宫深处的龟头也膨胀地如小婴儿般把女人肚皮高高隆起。女人感觉自己正在体验又一次生育。
  「啊——」随着少年的呼声,壮硕的阳物根部一阵颤动,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精液开始撞击子宫的内壁。

  「妈妈~ 妈妈……」少年紧紧抱住女人,嘴里紧含女人的如红枣般的乳珠,两行清泪从眼侧涌出。

  还没从高潮走出的女人彻底被少年激烈地射击,带入了一个奇怪的境界——女人被玩坏了——失神的女人根本没听清楚少年在说什么。女人只剩下了追求快感的本能,随着少年的那猛烈的射击,女人进入了新的一轮的高潮。

  足足一分钟,少年第二轮的射击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所有的精液都被少年的龟头堵在了女人的子宫,女人的肚子高高隆起,仿佛已经怀胎九月。少年的阳物开始有点萎缩,不复刚才交媾时的粗壮硕大,但是那奇异的蘑菇头依旧牢牢卡住子宫颈,不肯离去 .而环绕阳物四周的粗筋仍然填充摩擦着女人溪谷的嫩肉。
  一场激烈地性爱后,两人紧紧地互相抱住,少年把头深埋女人宽大的胸怀中,含着一颗紫红色大枣般的乳珠,泪流满面。但两人此时都已经疲倦地没有力气起身整理了,便只能以这样的姿势沉沉地睡了过去,

  窗外,知了依旧在不知疲倦地叫唤。突然,一阵闪电,一场雷雨开始冲刷这夏夜的闷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大姨乱伦】作者:不详
评论加载中..